第2664章(2 / 2)

薄砚人盯着云倾,眼眸深了深。

云倾敏锐地意识到,对方的眼神,似乎产生了某种变化,她眨了下眼睛,倏然敛了脸上的狠色,恢复到一派优雅端庄。

云倾有点心虚地垂了垂睫毛。

这不能怪她......

绝对是职业病作祟!

面对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,她总是不自觉地想要争锋相对!

察觉到形象有点崩的云倾抬起头,睁大清澈的黑眼睛,笑容甜美地看着薄砚人。

薄砚人,“......”

他顿了片刻,话语从善如流地转了弯,“话虽然这样说,但机会难得,若是现在放弃竞选,一旦让沈家与顾家的人成功上位,下次竞选,可能需要再等十几年。”

云倾点头,一本正经地接口,“大伯说的有道理,薄家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再去等下一个十几年。”

“季爷爷好不容易才帮薄家保住院长的位子,为了不让他老人家的苦心白费,这一次,薄家对研究院院长的位子,势在必得!

两个指挥就这样若无其事又行云流水地成功圆了场。

门外传来脚步声。

薄迟寒推门走进来,就看到妹妹与父亲面对面坐着,不知道说了什么,莫名有种......无法形容的味道。

薄迟寒走到云倾面前,看着女孩那张纯白漂亮的脸,眼底飞快地滑过一丝复杂。

云倾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抬头盯住了薄迟寒,“堂兄,怎么了?”

薄砚人的视线,紧跟着落在了薄迟寒脸上。

薄迟寒看着云倾,语气很轻,“倾倾......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