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 / 2)

震惊在宫予那句话中。

震惊在宫予的动作中。

宫予将自己的脑袋掰向了她,此刻那颗脑袋正以常人无法做到的角度扭曲着。

终于,夏珠渐渐回神过来。

她笑得僵硬:“宫予啊,你别和夏老师开玩笑了。”

“夏老师,我没有开玩笑啊。”宫予很是认真说道:“每次我的脑袋很痛的时候,我的爸爸都会打开我的脑袋,帮我看看哪里出了问题。”

说到这里,宫予伸手,握住了夏珠的手。

他将夏珠的手牵引到了脑袋的某处:“夏老师,从这里可以打开。”

夏珠的手指冰凉。

那冷意从指尖瞬间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处。

身体,几乎都要冻结成冰了。

也就在这时,一道高大的身影忽然猝不及防出现。

那是宫城。

他回来了。

看到这一幕,宫城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:“你们在做什么!”

宫予明显是害怕宫城。

见宫城回来,一下将手松开,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:“爸爸,你回来了啊。

宫城脸色有些难看。

宫予如此聪明,怎么看不出来。

他立即拍宫城的马屁:“爸爸,你知道我和夏老师在这里做什么吗,我们在讨论你,说你长得特别帅,比地界那个鸭王还要帅呢。”

“我刚刚看到那个鸭王了,没有你帅!”

夏珠:“……”

这个马屁不拍还好,一拍,宫城的脸色就更难看了。

他沉沉看了宫予一眼,随后目光转向了夏珠。

那眼神复杂,带着探究。

下一秒,宫城开了口:“你先下去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